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娛樂:在封殺邊緣瘋狂試探 小鳥伏特加-163:你要是敢惹我,信不信我直接曝光!展示

娛樂:在封殺邊緣瘋狂試探
小說推薦娛樂:在封殺邊緣瘋狂試探娱乐:在封杀边缘疯狂试探
甄天刀:“何灵,我这样……应该算是过关了吧!”
何灵:“甄导,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,这肯定不算啊!”
甄天刀:“何灵,你别搞我,我都已经这么辛苦!怎么能不算呢。”
严谨:“甄导,你应该要明白:这不是所有的事情努力都会有回报。”
甄天刀:……
这怎么还突然讲起了大道理?
何灵:“甄导,继续吧!”
甄天刀:“我弃权!!”
开玩笑。
想要让他再体验一次那种痛苦,还不如直接把他给杀了!!
何灵:“你确定弃权?”
甄天刀:“确定一定以及肯定!”
何灵:“很好,那……颜值不弱组开始上吧!”
林雪见看着宁震:
“要不我们也弃权吧!甄导这样的前车之鉴,可不是什么好榜样。”
宁震:“不用弃权,小意思!”
林雪见:“你能行?”
宁震:“可以试试。”
很快。
宁震就接到林雪见的传球。
不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直播间里面的网友,一个个全都屏气凝神。
甚至就连……
严谨!
都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只见……
上了独木桥的宁震如履平地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通过。
不多时。
就已经来到指压板面前。
甄天刀:“宁震,你受不了的!”
宁震:“甄导,我想试试。”
甄天刀:“你试就试啊!问我干嘛?”
他有点蒙。
这话听上去就跟自己不让他试一样。
下一秒。
宁震直接跳上指压板,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竟然在上面跑了起来。
没错。
就是跑!!!
指压板有七八米。
但……
宁震只用了数秒钟,就来到篮筐下。
所有人看到这一幕,傻了。
甄天刀更是惊得连下巴都快要掉下来。
嗯?
什么?
这是……
自己刚才踩得指压板吗?
为什么……
这家伙……
没有任何感觉啊!!
这样一来,岂不是显得自己很废物?!
甄天刀:“宁震,你别装了,疼的话就叫出来吧!”
人活一口气。
他是要脸的。
网友们更是震惊不已。
“我草,我草,我草!”
“这个宁震有点东西啊。”
“指压板这玩意可是疼得很啊!结果……宁震就跟踩在平地上一样。”
“也是没谁了!宁震是一个狼灭!”
“宁震:就这?就这?就这?”
在所有人的期待中。
宁震将篮球稳稳地投了进去。
现场先是安静了几秒。
随后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。
声音。
无比的洪亮!!
其中还夹杂着不少欢呼声。
在先前何灵介绍宁震的时候,现场的观众只是象征性的鼓鼓掌。
可是现在……
他们不但鼓掌,而且还在欢呼!!
这就说明……
宁震已经得到他们的认可。
而这也正是为什么严谨会强烈让宁震来参加《快乐向上》的主要原因。
何灵:“我的天啊!!宁震竟然成功完成挑战!而且……还是轻轻松松完成的,这简直难以置信。”
甄天刀脸色无比精彩。
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被打肿。
秀儿!!
宁震挠挠头:“这……很简单嘛。”
甄天刀:?????
这话一说出口,他的老脸算是彻底丢尽。
旋即。
甄天刀看向严谨:“严谨,接下来该你了。”
何灵:“严谨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”
一时间。
众人齐刷刷看向他。
重生之嫡女無奸不商 小說
严谨:“我弃权。”
轰——!
现场炸开了锅。
什么玩意。
严谨竟然直接弃权。
这也太会玩了吧!
甄天刀用一种无比古怪的眼神打量着他。
“严谨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他是万万没想到……
严谨竟然会这么鸡贼。
他直接上来就是弃权。
这谁顶得住啊。
“严谨,你不能弃权,这不是耍赖嘛!”甄天刀说。
严谨:“甄导,怪只能怪你太年轻,不就是一分而已,我不要就是,反正你也没有完成。”
甄天刀人麻了。
这话说得好有道理。
何灵:“按照比赛规则,的确是可以弃权。严谨,我再问你最后一遍:你是不是确定要弃权?”
“是。”
何灵:“好,那现在颜值不弱组已经得到两分,暂时领先,接下来开始你表演我猜!!这里一共有十分,是决定最终胜负的关键局!”
甄天刀:“何灵,我先问问:这一轮能不能弃权。”
何灵:“不能弃权,但是可以选择过,过了之后就可以下一题。”
甄天刀:“行,那来吧!!”
这个游戏考验的就是表达能力和模仿能力。
只要合作得好,那就可以快速拿分。
以严谨和李清琉的实力。
不说直接拿满,最起码也可以拿个七八分。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帝都。
天下传媒。
董事长办公室。
“特码的,我是真的不服啊!”陈治拽紧双拳,恶狠狠地说。
杨远:“你不服什么?不服人家严谨比你厉害吗?这就是人家的实力,你不服能有什么用。”
陈治:“草泥马的,杨远。你给老子滚犊子,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不对?!你还记得你的脚是被谁打断的吗?!”
杨远:“那时我跟严谨的事,跟你有个勾八关系呢!我乐意被他打,怎么了?”
嗯。
杨远的格局贼大。
这一波操作秀得很。
刘豹:“杨远,你滚出去!”
杨远:“董事长,凭啥啊,我也是公司的人,我为啥就要出去。”
刘豹:……
奶爸的田园生活 我喝大麦茶
“那你别说话了!”
杨远:“哦。”
刘豹:“陈治,《快乐向上》的数据,又爆炸了,严谨这家伙还真是收视率的保障!再这样下去的话,等到他的电视剧播出,估计数据也不会差。你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
陈治:“想要阻止这个事情发生,那就只能在电视剧播出之前,将其打回!!”
刘豹:“怎么打回?”
陈治:“还得是姜青山。必须要利用他才行!让他去一趟文监局。”
刘豹:“让他去文监局?”
陈治:“没错!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,比咱们去文监局效果肯定要好得多!”
刘豹:“那问题是……谁去找他谈?”
陈治:“我愿意前往!”
刘豹:“你有把握吗?”
陈治:“不说什么十成把握,最起码也有六七成!”
刘豹:“好,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办,越快越好!最好是明天就把姜青山给带过来!只要你能请得动他,那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陈治:“董事长你放心,我指定不能让你失望。”
下一秒。
杨远:“董事长,我也要去。”
刘豹:“你去干什么?”
杨远:“这个功劳不能让陈治一个人揽着啊,我也得去立立功!”
刘豹:“拉倒吧!你就别去瞎掺和了!”
杨远:“董事长,你是瞧不起我吗?”
闻言。
陈治听不下去:
“没错,就是瞧不起你,咋滴!你直接说……你想咋滴吧!”
杨远:“陈治,你少在我面前装什么犊子,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可全部都听到了,你要是敢惹我,你信不信我直接曝光!”
噗——!
杨远的话,差点没让刘豹和陈治吐血。
这家伙……
还真敢说啊!!
不过。
以他们对杨远的了解,他的虎逼脾气要是真上来的话,搞不好他还真会曝光!!
陈治无奈。
只好看向刘豹。
后者板着脸:“杨远,你去可以,但是有一个前提。”
杨远:“啥前提?”
刘豹:“你就当一个哑巴,到时候什么都不要说。”
杨远:“那我不是哑巴啊。”
刘豹:“老子是让你装哑巴!!特么的,你这脑子里面装的到底都是一些什么玩意!你要是听不懂我说的话,你就给我滚犊子,别去了!”
杨远:“好吧,董事长,我听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