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穿書後,我替瘋批首輔嬌養反派崽崽討論-第102章 作何解釋看書

穿書後,我替瘋批首輔嬌養反派崽崽
小說推薦穿書後,我替瘋批首輔嬌養反派崽崽穿书后,我替疯批首辅娇养反派崽崽
低低的一声惊呼,引起了曹旸的注意。
他猛地往声源方向抬头,刚好瞧见曹茵正要藏起来的脑袋尖上顶着的发簪。
那根簪子还是他给小茵买的,上面那颗红宝石,看着实在眼熟。
曹旸的脸色一沉,心头尽是不快。

小茵在场偷看,自己为了妹子的名声,不能去撞破。
说不得,就要再针对一下冷怀逸了。
他决断极快,当下悄悄换了换位置,挤到了窦云的斜对面,对着窦云使了个眼色。
窦云会意,咬了咬牙。
反正刚才已经丢过脸了,今儿就豁出去,怎么着也把冷怀逸拉下水!
他歪了歪嘴,横插了一杠子:“冷怀逸,你不是能耐么?这对子,你倒是对啊!”
窦云这混不吝的样子,跟要参加乡试的学子一点都不沾边,倒是像极了那些耍无赖的地痞流氓。
站在他旁边的几个人被打断了思路,厌恶地斜乜了他一眼,齐生生地往旁边挪了过去。
窦云身边顿时空出一大片地方来。
他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手臂一展,对着冷怀逸勾了勾手指:“来啊!”
“我对不对得上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冷怀逸实在是不想搭理他。
窦云涎着脸:“咱们都是一个书院出来的,你若是对上了,我也跟着脸面有光啊是不是?”
苏先生被窦云的无赖行为气得够呛,用手指着窦云的脸,刚要喝止他时,忽然被冷怀逸打断了。
“你既然想沾我的光,那就得付出些代价。”
窦云的心突地跳了跳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。可事已至此,他也没了退缩的道理,只好梗着脖子跟冷怀逸叫嚣:“什么代价?”
冷怀逸悠然道:“放心,不会让你太难受的。”
他的语气冷森森的,透着点点杀气。要知道,冷怀逸这两辈子加起来,亲手做的也好,下令旁人弄的也罢,总之是沾了不少人命。
此时露出的星星点点杀机,也是他特意为之。
窦云的行为,实在是太烦人,活像一只癞蛤蟆。
你一脚踢开,他不知什么时候蹦跶蹦跶回来,又粘到你的脚面上。
虽说不咬人,但恶心得不行。
不如这次就解决掉好了。
主意已定,他也不再理睬窦云。
云淡风轻地踏上几步,冷怀逸不用走到中心,就已经成了所有人的焦点。
习惯了被人注目的他丝毫不以为意,仿佛周遭只是一片片石头。
对着杨先生拱了拱手,冷怀逸薄唇轻动,给出了他的下联。
“切瓜分客,横七刀竖八刀。”
杨先生听完回答,心头一动,猛地回了个头。
因为天气炎热,曹府特意准备了用井水浸得凉凉的西瓜。不远处的仆人,此时正在老老实实地切瓜。
切字为七刀,分字为八刀。
刚好跟上联对得工工整整。
杨先生不禁抚掌笑道:“妙!”
见到仆人分瓜,即兴对出下联,这冷怀逸当真有着几分急智。
学子们看见杨先生的动作,都跟着往那边看了过去。再回过头来的时候,大部分人的眼里,都已经满是佩服。
同样的场景,怎么自己就想不到呢?
杨先生眼底的笑意更甚。
他看冷怀逸,已是越看越顺眼,只恨不得冷怀逸是自己的学生。
眼下冷怀逸要走科举这条路,对于声名的需求极高。既然如此,不妨再帮他立立威,为他铺铺路罢!
“逸之,方才你说的代价,老夫倒是好奇得很呐。”杨先生的眼睛弯弯,看向窦云的眸底却没半分笑意。
冷怀逸哂然一笑:“先生稍等。”
他大步走向主桌,取了笔墨放在面前。
柔弱的羊毫笔吸饱了墨汁,冷怀逸的眸子深了深,开始笔走龙蛇。
学子们都伸长了脖子,想看看冷怀逸到底在写些什么。
评判先生亦如是。
羊毫笔笔头极软,可冷怀逸生生用它写出了刚劲的字迹来。
笔下亦是一副对联,渐渐露出了它应有的样子。
那名黑瘦的学子站得离冷怀逸最近,冷怀逸写一个字,他便读一个字出来。
“一,”
“二,”
腹黑王爺俏醫妃 藍靈欣兒
“三……”
读着读着,这学子只觉得不太对劲。
冷怀逸恍若未闻,继续写着自己的字。
上联的七个字,冷怀逸一气呵成。
这上联全是数字,让在场的所有人根本摸不着头脑。
有人正想开口问上一问,杨先生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,赶快把手指竖起立在嘴边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让他不要打扰冷怀逸的发挥。
冷怀逸头也不抬,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动作。
只是他也懒得去管。
毛笔挪到另一侧,冷怀逸写得越发行云流水起来。
黑瘦学子继续读着。
“孝,”
“悌,”
“忠……”
冷怀逸每多写一个字,杨先生脸上的笑意就浓上一分。
七个字写罢,冷怀逸的笔倏然停住。
他也不着急,优雅地将纸拎起来,轻轻吹了吹。等墨汁稍干,他忽然转了个身,看了窦云一眼。
窦云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了衣服扔到荒野里,四周满是野兽环伺,想要将他扒皮拆骨撕得粉碎。
他的脸上登时没了血色,双唇翕动着向后退去,就像是冷怀逸手里拿着什么极度可怕的东西一般。
杨先生看了他的表现,毫不客气地摇起了头,对他的评价是一差再差。
君子当山崩于前而色不变。
可这窦云倒好,跳得比谁都高,哭得也比谁都大声。
冷怀逸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。
手中的纸张上墨迹已干,他随意地拈着纸的右上角,对着窦云晃了晃:“送你的。”
假山后,小丫环一脸焦急地仰头看着站在高处的曹茵:“小姐,冷公子纸上写的是什么呀?”
“我也看不清……”曹茵急得小脸微红,踮起脚尖努力地张望着。
之前那黑瘦学子倒是读了一遍,可惜曹茵离得远,只听见了零星的几个字,根本摸不着头脑。
正在假山后的主仆俩着急的时候,那黑瘦学子又念叨了几遍,忽然一拍大腿。
他的眼睛亮亮的,满是解谜成功之后的欣喜:“我知道了!”
杨先生眯眼笑了笑。
旁边的学子也急了:“那你倒是快说,冷兄这对联到底作何解释啊!”